原标题:九千年的荒漠,却撇不下那抹黄

终日朝九晚五困在写字楼里的我时常有点小伤感,小愁绪

不屈于眼前的苟且,向往诗与远方

所以每逢节假日

我总会远行

越远越好

是不是对生活不太满意|很久没有笑过又不知为何|既然不快乐又不喜欢这里|不如一路向西去额济纳旗

走过那么多的路,看过那么多的风景,关于八月金秋,有生之年却唯独对额济纳旗念念不忘。对于额济纳旗,一年中也只有金秋短短二十天最美丽,所以八月出游,要么哪儿也不去,要么去额济纳旗。

一片黄灿灿的胡杨林里,一袭红衣女侠缓缓的走过,这是我对那里最初的印象,来自于《英雄》电影的片段。直到我到过了那里,额济纳旗的美才深深印在灵魂里。

胡杨林三千年等待,只为我来

胡杨是大自然漫长进化过程中幸存下来的宝贵物种被人们誉为“沙漠英雄树”。它妩媚的风姿、倔强的性格、多舛的命运激发人类太多的诗情与哲思。古往今来,胡杨已成为一种精神而被人们所膜拜……

雨后晴天的胡杨真是灿烂夺目。蔚蓝的天空下映衬下,每片叶子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绽放出了耀眼的璀璨,铺天盖地的金黄映进你的眼里,震撼到你的心灵。

那漫天黄沙深处,突然就这么波澜壮阔的出现一大片金色的黄,那闪亮的叶片在阳光下熠熠生辉,胡杨高大的躯体姿态万千,每一个枝桠扭曲成形,那是得抗争过多少的风沙袭击呀!不得不说每个枝桠都是风吹出来的造型,这些树干百般不挠得曲折精神,何尝不是最强的生命力象征!

浩瀚的沙漠中看见一棵棵孤独的生命耸立在夕阳下,不知道它们守候了多少年,瞬间有要流泪的感觉。

远古是个什么样子无法知道了,但看看天空,再看看眼前的胡杨,或许有期待的答案。

它们从远古走来,又向远古走去,无论是生与死,它们都是有生命的精灵。张牙舞爪的枝干伸向血色的天空,凛冽的西风低吟着悲歌,生命与见识,敬畏与不屈。孤身走在怪树林中,心生恐惧。

人们说胡杨的生命有“三个一千年”,即活着一千年不死,死后一千年不倒,倒后一千年不朽。是问胡杨的生命又何止三个一千年?怪树林延续着胡杨林三千年的故事。

居延海——茫茫戈壁中的一颗明珠

居延海更像是一个大自然的生态湿地,成群的各种鸟类,聚集在芦苇间、栈道边、翱翔在空中,头顶上都时不时的能看到盘旋着的成群鸟类。

大风未能吹散厚厚的云层,但太阳的光芒若隐若现,时而紧簇,时而散开的云彩,让整个画面更加饱满,染上了一抹神秘的色彩。

如果时间充裕可以乘坐小船在芦苇荡中穿行,近距离接触这些大自然的鸟类、禽类,运气好的话还能遇见白鹤、灰鹤,不经意间头顶还盘旋着大片的白鹭,走进居延海,亲近这些候鸟,令人愉悦与放松。

浩瀚的沙漠,苍茫的戈壁,流淌的黑水河,不禁想起大诗人王维在任河西节度使幕府判官时,奉使过居延时留下的千古名句“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这就是眼前的居延海。

黑城遗址——被黄山掩埋的文明

荒漠中的古城,多少都有些神秘的色彩。而“黑城”这个名字,更是容易让人产生一些背离唯物主义观的猜想。

黑城,是“丝绸之路”上现存最完整、规模最宏大的一座古城遗址。古城仿佛是百岁高龄的老人,虽然衰老不堪历尽沧桑,但却不失积淀百年的风度,继续着凛凛然不可侵犯的样子。

走在黑城里,有一种非常强烈的时光逆流的感觉,夕阳照在残垣断壁上,看着千年以前的古建筑变成金黄色,在湛蓝的天幕下,有一种无言的悲壮和苍凉。

这次额济纳之旅意犹未尽,总感觉还有好多景点没看到,回来一查路线,果不其然,额济纳旗旅途游览线路多条,每条线路景色各异,时间长短上也各有不同,我也比较了一下,发现四方户外的额济纳旗旅线最为合理,看到的景点最全,价格更合适,供选择的线路也多。特此向广大游者推荐四方户外可供参考。

时代依旧负重前行,而你我已凌波微步。这一站我走过这里,下一站,你在哪里?

(本文来自头条号四方户外)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