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光荣属于四川旅游人!九寨沟地震25小时特写:拼尽全力,把游客和自己都安全带回去|TBO特写

8日21时19分,四川九寨沟地震了,7.0级。

天灾到来的那一刻,当地还有3.8万游客,以及难以计数的旅游从业者——他们被不可抗拒地拽入地震带来的恐慌惊疑之中,然后,又必须迅速冷静下来以解决眼前的难题。无可否认的是,每一个经历此次事件的人,都必将因此留下刻骨铭心的记忆。

为此,TBO(旅游商业观察)第一时间通过读者社群的力量,联系到了震区的诸多业者与客人,实时记录了他们从地震开始到撤离的惊魂24小时。除了上述视频中,成都童话假期国际旅行社两位导游的口述,我们还拿到了一系列令人动容的故事。

这是属于旅游人的、最独特的一次纪实。现在,我们把这些故事讲给你们听。

一家离震源只有30公里的客栈

地震发生的前一刻,距离震源30公里左右的漳扎镇,西行林卡客栈的段老板,正坐在酒店门口的一辆摩托车上和同事聊天。因为一名客人把到店时间搞错了,所以客栈的网上预订系统需要做一些调整。

突然,段老板感到摩托车一阵剧烈的抖动,然后听到一声轰隆巨响。

他懵了。“是不是我不小心把摩托车发动了?”、“哪里发生爆炸了?”这是他脑子里第一时间闪过的想法。

大概愣了20秒,直到站在旁边的保洁阿姨喊了句“地震了”,段老板才反应过来,然后和阿姨一起冲到了外面的道路上。

在西行林卡客栈,胡子是最后一个跑出来的。他是美团当地游项目的一名地推,和段老板是好朋友。当时胡子正躺在老板房间的上铺刷手机,当感觉到房屋晃动时,他马上就意识到“地震了”。

迅速从上铺跳下来,拖鞋也来不及找,胡子打着赤脚就往外跑,手机屏幕也在仓皇的逃离中摔裂了。

冲到安全地带的段老板,一直在人群中搜索胡子的身影。直到在客栈门口看到胡子的那一刻,他才松了口气。

胡子出来之后看到镇上到处人头攒动,耳边不断传来哭喊声、唤人声。“我看到一个导游小姑娘,来回在我面前走了五六遍,一直在找一个人。”短暂的混乱之后,大家在客栈的门前开始慢慢聚拢,各个旅游团队的住客们也开始寻找各自的“组织”。

“有的旅行团三四十人一起喊一个人的名字,还挺壮观的。”这是胡子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地震,他对眼前发生的一切还有些新鲜。

但来自陕西商洛的老师阮菊(化名),此刻就只有恐惧和心慌了。她和同伴一行8个人, 8日下午刚从甘南自驾过来,晚上8点左右到达九寨沟、入住了西行林卡客栈。

在客栈不远处的一家面馆吃完面,阮菊和其他6个人就先出来了,留下一名朋友在前台结账。刚走到街道上,阮菊就感觉不对劲,“一直在晃,我当时感觉就像是站在桥上,火车从旁边经过,桥在震动,然后像是踩在棉花上一样。”

那一瞬间的惊恐,在阮菊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当时着急死了,同伴都跑散了。和我一起出来的几个人就在附近,所以大家一起喊,很快就汇合了;但是结账的那位朋友,我们一起找了快20多分钟才找到。”

8个人终于又在拥挤的人潮中聚到了一块。大家都激动地说,“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之后,他们只能在空旷的地方呆着,也不敢回酒店。

当住户们的情绪逐渐稳定下来之后,西行林卡客栈老板的挑战,才刚刚开始。余震还在一波一波地袭来,这段最难熬的时间里,胡子一直帮着段老板在客栈门口守着,防止客人返回房间发生意外伤害。

这当然是个艰难的任务。

就在段老板和胡子碰面不久,他们突然看到两个三四岁左右的小女孩在门口哭,其中有一个还光着上身。原来他们的爸妈上楼拿东西去了。

段老板和胡子立刻冲进去,跑到三楼客人所在的房间。“这个时候了,还要东西干嘛,赶紧走!”连吼带拽,段老板和胡子推着这对夫妻跑出了酒店。所幸没有人受伤。

时间还在往后推移,但游客渐渐的都开始“淡定”了起来。“虽然刚开始乱了一下,后面就基本没有人吵没 有人闹了,大家都找安全的地方,安静地等待。”

段老板看到,救护车运送伤员的时候,无论是客人还是当地人,都自动的让开了,还有人在前面开路。而有的客人出来的时候搬了几张凳子,看到段老板站着,还把凳子让给他坐。“我去买烟和买水的时候,店里面的东西也没有因此涨价,和平时一样。”

虽然觉是没法睡了,但看见客人们都找到了安全的位置,段老板和胡子也总算是踏实了。他们唯一希望的就是不要下雨。在这样的夜晚,混乱和低温已经足够糟糕了。

但并非所有的当地旅游人,都能这么快踏实下来。

导游们的不眠夜

地震发生的那一瞬间,当地带团导游们不约而同地陷入到一种激烈的节奏中。

阳光假期导游余成海,刚带着客人看完“千古情”表演回到酒店,正安排吃晚餐。但由于饭菜不是很够,他当时就在厨房盯着,让师傅炒菜时“多放点”。在感觉到房屋突然开始晃动后,余成海立马一路小跑带着客人撤离酒店。

经历过汶川512地震的余成海,对此有着相对丰富的经验。2008年的时候他还在旅行社实习,当时就待过前往汶川的旅行团。“我们听说前方路塌了,然后就绕道到甘孜再返回去。一路也经历了很多艰辛。”

成都环球国旅优悦假期九黄专线的导游颜槐,当晚正在房间和司机聊天。“我们刚聊到’旺季人多,明天要不要提前一点出发’,地震突然就来了,来的比较剧烈。刚开始跟512一样,就是上下抖,然后左右抖,大概持续了3-4秒钟,人是站不稳的,然后我就拿着手机推开门出去。”

颜槐向TBO描述了地震发生时的情景,“出去就看到我的客人也在往外跑,我就让他们注意楼梯那些掉下来的瓷砖。我们赶紧撤离了这栋楼。”

顶峰户外导游强子正在朋友的客栈准备第二天的行程,意识到有地震之后,他抱着电脑就冲了出来。因为电话通讯一直处于中断的状态,强子抓起朋友门口的自行车,就往客人所在的酒店赶了过去——客人所在酒店还在6公里开外。

由于电力中断、没有路灯,再加上路上很多石头,强子骑了2公里之后车胎就撞坏了。后面的路程他只能徒步过去。半个小时后,强子终于到达那家住着他23名游客的酒店。

强子知道,这些游客现在有多需要他。

这样的故事并不鲜见。成都纵冠旅行社的郭阳刚办理完入住,正准备从大堂回自己的房间休息,没走出两步,地震就发生了。现在是旅游旺季,大部分旅行社的导游和司机,都只能住在相对偏远和便宜的小酒店。他所带的团队的客人,也分住在两公里之外的酒店。

第一时间,郭阳跑到了酒店的室外停车场,寻找能尽快赶往客人身边的交通工具。一开始他搭上了一辆顺风车,但是刚驶出1公里就被落石挡住了去路——郭阳只能下车,跑步过去。

“当时心里只想着游客,也没顾得上是否还有落石。”他对TBO(旅游商业观察)说。忙碌让他完全忽视了恐惧。直到通讯信号终于恢复之后,郭阳才得知,他的一个导游同事在联系游客的途中脚崴了,而另一名司机也骨折了。“骨头都已经露出来了。”

成都童话假期国际旅行社的导游曾丹丹,地震后的第一反应也是“客人在哪里?我要通过什么办法把每一个人都找到?”

由于通讯中断,通过手机并没有办法联系上客人,曾丹丹一直在不断地想办法——直到最后家人给她打电话问她是否安全,她才意识到自己也身在危险之中,最后忍不住大哭起来。

“但是那时我告诉自己,现在必须要冷静做事,还有很多客人都指着我拿主意。”曾丹丹告诉TBO。

事实上,这些年轻的导游们确实在短暂的混乱后,就迅速投入到了工作中——因为现实的严峻性容不得他们多想。地震当晚,团里一位60多岁的阿姨产生了严重的高原反应,情况非常紧急。曾丹丹想尽了一切办法,最终在当地人的帮助下将阿姨成功送进了医院。医生一直抢救到半夜,客人情况才稳定下来。

在医院听到救护车持续不断的呼啸声时,曾丹丹突然感到很难过。

“此刻你才能真正感受到,什么是人生无常。”

“我一定要带着客人,带着自己安全回去”

段老板和胡子确定事态得到控制之后,来到“宋城千古情“剧场旁边的一块空地,想找个喘口气的角落。而此时,他俩已经在酒店门口守了两个多小时。

回想起这次地震,段老板觉得似乎有些预兆。“前两天,大白天,也没有下雨,茂县那一带却发生了泥石流,导致从茂县进入九寨沟的道路一度中断。”

那次泥石流发生在8月6日,事实上曾丹丹对此也印象深刻。“那天我带着31名游客为了返回成都,走了一天一夜,甚至在车上过了一夜,最后终于在8月7号下午回到成都。当时很多同事还被困在路上。”

而为了接待已经定好的团队,曾丹丹只休息了一晚,于8日又再次踏上了前往九寨沟的路途。但是谁也没有想到,比泥石流更恐怖的地震却迎面而来。

“四川很美,九寨很美,但是天意弄人。我相信我们一定会度过难关的。”曾丹丹想了想,这样对TBO说道。

但是难关还远远没有结束。

8日晚,位于成都高新区天府软件园的简途旅行办公室,整晚灯火通明。发生地震之后,这家巴士出行公司的CEO杨烈马上出门,一个小时之后在公司召开了紧急会议。他告诉所有在场的同事,公司的原则是必须确认找到每一位游客,每一位员工。

据了解,此时简途在九寨沟的员工超过50人,送过去的游客人次达2600多人次。而杨烈需要做的是,找到所有人,然后把他们平安带回成都。事实上,这也是所有当地旅游公司所要做的——游客的大撤离越快越好,谁也不知道接下来还会有怎样的天灾。

九寨沟内的旅游业者和游客们,也很快接到了撤离的信号。

郭阳得知从景区到九寨沟县城的道路疏通的消息,是在8月9日凌晨的3点半。当时他正守着在大巴上休息的客人,突然当地的交管部门人员开着车,沿路用喇叭喊。“通知大家道路疏通了。”

但为了保证游客的安全,郭阳和司机并没有立刻出发。他们等到早上6点能见度清晰的时候,才开始向九寨沟县城方向出发。

颜槐和他带领的27名游客,也是早上出发的。5点多的时候颜槐的手机才有了信号,他马上和交管部门还有其它导游确认道路是否畅通。之后,在当地交警、武警、民兵的安排下,颜槐一行人有序的从景区撤离。9日下午1点多,在九寨沟县加完油,大巴开始往成都方向驶去。颜槐现在最大的任务,就是把游客安全带回成都。

胡子也一夜没睡,但第二天早上天一亮,他还是骑着自己的摩托车离开了。

胡子发现,从九寨沟县城到成都这一路上,政府、企业、自愿者、门市等自发组织的服务点随处可见,他们一直在为撤离的客人提供水、食物、药品等应急物资;而往九寨沟方向去的,都是物资救援车辆、通讯保障车辆、医疗救护车辆,以及武警、消防还有进去接游客的救援大巴车。

虽然已经很疲倦了,但是胡子还是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尽可能开得快一点。“一是因为急切想回家,二是怕堵住了后面成千上万个想回家的人。”

当天15时,胡子到达一处服务站休息,然后跟TBO记者在微信上简单聊了两句。他的下一站是江油,“顺利的话,能在晚上10点左右抵达成都。”

段老板则在12点的时候,带着一家老小开始往九寨沟县城方向撤离。救援的车辆已经到了,但是滞留的游客数量还是有些多;一路都有交警和当地的人,用望远镜观察山上是否有落石险情。无论怎样,越来越多载着游客的车辆,正陆续往成都方向驶去。

21时30分,简途的第一批撤离震区的客人,陆续到达了成都。当地的工作人员为他们准备了水和食物。对于这家公司来说,一切都在慢慢走回正轨。

22时,颜槐刚刚安排完客人在成都办理入住,他终于松了口气。8日晚上他一直守着游客,怕余震造成惊慌,一夜没睡。而第二天他一边要帮司机看山上的情况,还要注意师傅开车的状态。在路上,颜槐喝了4罐红牛,4瓶咖啡。“但这些对于司机都不管用,只有不断跟他聊天,按摩,保持清醒。”

这场似乎看不到尽头的噩梦,终于在颜槐体力即将到达极限的时候,结束了。

22时20分,颜槐正坐在回家的公交车上,他感觉一闭眼就要睡过去了,而此时家里一位怀孕刚满三月的妻子,正焦急地等待他回家。

后记

官方统计,截至8月9日18时00分,经初步核查,“8·8”九寨沟地震已致19人死亡(其中游客6人、本地群众2人、身份不明11人),263人受伤(10人重伤,其中危重3人,253人轻伤)。

地震发生后,国家旅游局李金早局长第一时间要求派出工作组赶赴灾区救灾。9日上午,李世宏副局长带领工作组紧急前往四川,指导当地旅游部门开展游客疏散、安置、救助等工作。

期间,阿坝州组织各类车辆有序驶离九寨沟,一是有序组织旅游大巴、自驾游车辆陆续疏散游客,二是紧急抽调190余辆车辆疏散转移散客。截至8月9日17时,灾区滞留游客已基本转移疏散完毕,共计将游客4.7万余人疏散转移地震区域。

这是一场迅猛而来的天灾,这是一次艰苦卓绝的战役。

所有为此付出努力甚至鲜血的旅游人,你们辛苦了。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