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伍子胥传奇(3)|专诸刺王僚:中国历史上排名前四的顶级刺客,有两人都与伍子胥有关

最后他又是怎么死的……

公子光见离间计成功了,他便带着厚礼,来找伍子胥,说:“吴王僚出尔反尔,又缺乏魄力,我早就想取而代之。我知道先生很有才华,如果先生能够帮我除掉吴王僚,我愿意帮助先生攻打楚国。”

伍子胥说:“我在逃亡的途中,遇见一位勇士,名叫专诸,他虽说是个厨子,却有万夫不当之勇,而且与我一见如故。此人忠心,可助公子成事。”

这个专诸虽然文化程度不高,却是个孝子,而且怕老婆。公子光拜他为上宾,还把他的老母妻儿接到府中,好吃好喝供着,一供就是九年。

一直等到楚平王死掉,新任楚昭王,就是当初被楚平王从儿媳变为小老婆的秦女孟嬴的儿子。吴王僚趁楚国国丧期间派兵攻打楚国,却因为国力不足,而深陷战争泥潭,民间怨声载道,军心不稳。

伍子胥对公子光说:“现在是最好的时机,让专诸去刺杀吴王僚。此事非同小可,公子可有趁手的兵器?”

公子光说:“我手中有一把短剑,叫做鱼肠剑,一直放在枕头底下没动,这几日连夜发光,难不成是要饱舐献血吗?”

这鱼肠剑有点来头。

当年,欧冶子为越王做了“三长两短”五把剑,“鱼肠剑”是其中最短的一把,像一把匕首。剑身上的纹路曲折不平,犹如鱼肠一般,沿着鱼口插入鱼腹,能完全隐藏起来。

五剑做成之时,越王请了一位非常善于相剑的大师来为他的宝剑看相。这位大师被鱼肠剑中的寒气所震慑,感受到其中的不祥信息,故指着鱼肠剑说:“逆理不顺,不可服也,臣以杀君,子以杀父!”

原来,这把剑大逆不道,天生就是用来弑君杀父的。

越王害怕了,就把其中的三口剑当做进贡的宝物,献给了吴国。吴王就把其中的一口——鱼肠剑,分赏给了公子光。

鱼肠剑拿出来,确是一把好剑,伍子胥马上召专诸前来试剑。

专诸一来,公子光还没开口,他就抢着说:“王僚可以杀了。他的两个弟弟被楚国围困,儿子也到了远方,现在是孤立无援的状态,杀了他他也没有办法复仇。我的命虽然不值钱,但我现在还不能自作主张。”

公子光说:“有什么要求,你尽管开口。”

专诸说:“我家中还有八十老母,等我回去,禀明老母之后,才敢从命。”

专诸回到家中,把公子光送给他的一大堆金银财宝往桌上一扔,然后望着他的老母亲,一句话也不说,只是坐在那里哭。

老母亲问:“专诸,你为何哭的那么悲伤?难道是公子要用你了吗?”

专诸哭得更伤心了。

老母说:“我们全家受公子的恩养,已经这么些年了,大德当报啊,忠孝岂能两全?不要管我,你快去吧!”

专诸只管哭,不回答。

老母说:“专诸,我口渴了,想喝山上一条小溪里的泉水,你去为我弄点来。”

专诸是个孝子,奉命来到山上,汲了泉水,回到家中,老母亲却已经自缢了身亡了。

专诸痛哭了一场,收拾殡殓,将他的老母安葬于西门之外。专诸对他的妻子说:“我受公子的大恩太多,之所以不敢为他尽死,是因为老母还在,现在老母已经死了,我也只能去为公子效命了。我若死了,你们母子将有享不完的荣华富贵,不必为我牵挂。”就告别了他的妻子、儿子,来见公子光,并把他母亲已经去世了的事说了一遍。

公子光听完,心中十分内疚,也十分感慨专诸母亲的忠烈,并允诺事成之后,拜专诸之子为卿(《左传》)。专诸作为一个厨师,他觉得儿子能官拜为卿,已经是祖坟冒青烟了,便同意了公子光的刺杀计划。

于是跟伍子胥密谋,举办一场宴会,在宴席间杀掉吴王僚。

专诸献鱼这一段,《东周列国志》里浓墨重彩描写的很详细。吴王僚爱吃鱼,专诸还特意培训三个月,学习如何做出最好吃的烤鱼。

这天,公子光来见吴王僚,对他说:“最近得到一名好厨子,他烤的鱼鲜美无比,我还没有见过比他更好的厨子。请大王明日来我家品尝,看看合不合您的胃口?”

吴王僚欣然答应。公子光回家后,埋伏了一百甲士,在宴会厅的地下室里,又让伍子胥领一批死士在外部接应,就等吴王僚自投罗网。

第二天一大早,公子光又来邀请吴王僚赴宴。吴王僚的母亲感到有些奇怪:“公子光与你速来不和,为什么突然要请你赴宴,还如此着急,连续邀请两次,你不觉得有些反常吗?”

吴王僚顿时起了疑心。想推辞不去,又怕别人说他言而无信,兄弟之间落下话柄;最后为使自己安心,穿了三层铠甲,又叫上一大堆保镖同去。

《史记》里写的可夸张了:“王僚使兵陈於道,自王宫至光之家,门阶户席,皆王僚之亲也,人夹持铍。”这些警卫员们从王宫一直排队到公子光的院子里,从院子到台阶、从台阶到门口、从门口到宴席边,全是他的人,一级安保戒备。

吴王僚跟公子光吃个饭,一群保镖手持利刃,就站在两人的前后左右,上菜的仆人们都要搜身才能近前,头都不敢抬。公子光也傻眼了,谁知道吃个饭搞这么大阵势啊,不由得替专诸捏把汗。

酒过三巡,伍子胥向公子光使个颜色。公子光站起来向吴王僚敬酒,佯醉,借故离开了酒席。

此时,专诸端着一条大烤鱼,走了上来。

侍卫们对他搜身,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之处,正准备放行。突然,吴王僚身边一个力士,也不知是从哪里发现了端倪,大喝一声:“且慢!跪下!”

专诸面不改色,跪在地上,双手托着烤鱼,膝行至于王前。

烤鱼还是挺香的。吴王僚大概也是个吃货,光顾着闻香味,没有注意专诸。

专诸说:“大王,请允许小人为您献上最美味的烤鱼。”一面用手掰开鱼嘴,一面自鱼腹中迅速抽出匕首!

谁也没有看清那股凛冽的杀气从何而来,吴王僚惊呆了,眼睁睁看着鱼肠剑刺向自己的胸口,刺破了衣服,却被铠甲所阻;谁知专诸力大过人,两层铠甲接连被穿透!到了第三层铠甲之处,鱼肠剑断了。

侍卫们这才反应过来,一拥而上,对着专诸一阵猛砍。专诸浑身是血,鱼肠剑虽断,杀气犹在,他拼尽临死前最后的力气,猛地穿透第三层铠甲,用力之猛以至断剑从胸腔里穿进,从脊背穿出,把吴王僚扎个透心凉!

吴王僚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死了。他带来的侍卫虽然人数众多,可事发突然,又群龙无首,很快被公子光与伍子胥埋伏下的死侍杀得片甲不留。

公子光清理完战场,立刻召集群臣开会。吴王僚的死讯如同晴天霹雳,在朝堂上炸开了锅,群臣畏惧公子光的权势,推举他为新王。

经过几番假惺惺的推辞之后,公子光登基,他就是“吴王阖闾”。

史书上提到这一事件,“夫专诸之刺王僚,彗星袭月。”把吴王僚之死归结于星象上的不详预兆,仿佛是天要亡僚似的,这很可能是公子光一党为了粉饰自己的篡位行为而附会的。

吴王阖闾上台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按照王的规格,安葬了吴王僚的尸体,谥号为“吴武王”。又厚葬专诸,封专诸子为上卿,相当于现在国务院总理级别。封伍子胥为行人之职,这个职位的权利很大,主要负责外交、人事等工作,史说待以客礼而不臣,意思是把他当作自己的合伙人而不是员工来对待了。连最先举荐伍子胥的人,都被封为大夫,可见公子光对他的重视。

谥号,是一个君主死后,为他的一生盖棺定论而起的名字。武王,意为杀伐决断,敢于跟楚国叫板,也可以说是穷兵黩武的意思。

吴王阖闾本人谥号是“道王”,吴国最有办法的王。这个道,有办法、有能耐的意思,不是道德高尚的意思,当然也可以这样理解。

“阖闾”二字,意为关门。阖,是关闭的意思;也是门扇的意思。闾,是巷子里的门;也是窄巷子、穷巷子的意思。这名字就像某种魔咒,暗示着公子光最后的命运。

参考资料包括:《吴越春秋》译本,《春秋左传》,《东周列国志》,《史记》,吴闲云的博客等

打赏

支持原创,给重度拖延症作者一点鼓励

更多▐ 回复“暗号”查看全部检索暗号,回复“目录”查看原创专栏目录

版权作品,未经“慢旅网”书面授权,严禁商业机构转载。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