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惠评 | 永无止境的造大佛,能给我们带来什么?

造大佛之风由来已久。这些披着金衣亮闪闪的巨型佛像耸立在寺院、山巅、湖边、海岸等风水宝地,大多面朝南方宝相庄严,耗资动辄数亿。连有些贫困县也加入了造佛之列。国人为何如此酷爱造大佛?

2017年8月7日消息,世界最大的铜坐佛(88米)在山西长治襄垣县落成。

此释迦牟尼坐像建于一千多米的山上,高59米,万佛壁底座高14米,内展览佛像几千余尊,连同基座总高88米,相当于22层大楼,堪称世界最大坐佛。铜像采用锻铸结合,铜质喷金,共用钢材1568吨,铜板698吨。整座佛像占地5000平方米,建筑面积11080平方米,总投资3.8亿元。自2009年开工至今已历时8年,即将全部完工。

坐佛所在的山西襄垣县仙堂山最早开发是在1990年。2009年,一家当地民营企业依托多年经营煤焦积累的雄厚资本投入仙堂山的开发中,目前已投入资金达14亿元。

看完上述事件,使笔者想到国内目前的造大佛之风。这些披着金衣亮闪闪的巨型佛像耸立在寺院、山巅、湖边、海岸等风水宝地,大多面朝南方宝相庄严,耗资动辄数亿。

连有些贫困县也加入了造佛之列。如目前的世界第一大佛:中原大佛,就位于河南省平顶山市“国家级贫困县”鲁山县。总高208米(佛身108米+莲花座20米+金刚座25米+须弥座55米),总投资12亿元,用铜3300吨、黄金108公斤、特殊钢15000余吨,重量相当于两座自由女神像立在伏牛山上。不知现在这个国家级贫困县是否有了佛祖保佑而脱贫了呢?

以下为景鉴智库不完全统计的近年来的大佛工程一览。这还未包括造关公、老子、孔子、黄帝、炎帝、妈祖等等大型塑像。

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时任全国佛教协会会长的赵朴初先生就曾提出“五方五佛”之说,他说道:“就中国而言,东西南北中,唯有东方缺少一尊大佛。北方有云岗大佛,中原有龙门大佛,西方有乐山大佛,南方有香港天坛大佛,如今无锡的灵山就是东方大佛,这一下五方五佛都齐整了,够了,以后露天大佛就不用再造了”。朴老亲自为最后一尊大佛“灵山大佛”进行“五定”,即定点、定形、定名、定位、定向。但显然之后的造佛热并未如其所愿。

在造大佛这件事情上,各道法规和各种禁令也从未停歇。早在1994年9月,国务院发布禁令《关于制止滥建露天佛像的通知》。2005年3月1日起施行的国务院《宗教事务条例》也有规定,单体造像高度(含基座)或长度超过10米、群体造像数量超过10尊的大型露天宗教造像,要报国务院宗教事务部门审批同意方可开建,宗教团体、寺观教堂以外的组织以及个人不得修建大型露天宗教造像。近年来,国家宗教事务局等部门也多次联合发文,强调各地党政领导不得以任何理由支持、参与乱建庙宇和露天佛像的活动。

可从上图统计来看,造大佛似乎从未停止,哪个衙门的禁令都能出特例。国人为何如此酷爱造大佛?

在国外我们也经常看到很多宗教建筑、塑像,但大多由信众捐建,只为心中纯洁的信仰,不求回报,这一点与中国形成鲜明对比。我国大造佛像或搞旅游,或为地皮,或为保佑官员平步青云,一切皆为利来。其中可有真正的佛门清修教化之处?

可以用佛搞钱,用钱买佛的保佑,甚至可以保佑恶行,那佛与贪官何异?这是末法之象!

宗教应该是纯粹的。

笔者认为在商业社会、市场经济,任何东西都可以参杂利益,唯有信仰和教育应该保持相对的纯净,一个是心灵中最后一份净土,一个是未来社会的希望。如果这两个都可以沾染铜臭任意交易,那这社会是病态的。

作为一个旅游人,即使以经济和旅游的角度去看宗教景区,现在继续以重金打造大佛也是不合时宜的。

最早带火大佛的是无锡灵山景区,当时88米高的大佛是世界第一,国内也属特批和首创。灵山景区之所以能保持成功,产品的迭代更新是关键。灵山大佛、九龙灌浴、梵宫、拈花湾,几乎个个是业内顶级精品。灵山大佛、九龙灌浴都由制像业第一的南京航天晨光建造,灵山大佛在94年建造时难度极高,2003年完工的灵山二期九龙灌浴至今是航天晨光科技含量最高的项目。号称东方卢浮宫的梵宫集全国数十位顶级工艺美术大师的心血于大成,当年即得“鲁班奖”,并为世界佛教大会永久会址。拈花湾更是成为佛教禅意小镇的标杆之作,建筑形态亦是国内首创的唐风建筑结合江南水乡风情的精品。

试想,如果灵山至今扔死抱着大佛,没有以上这些精品的不断更新和充实景区,灵山还能保持每年三四百万以上的客流么?模仿几十年前的作品,毫无创新的低水平复制,真的能带动当地旅游么? 说到低水平复制,从大的看现在的满地“古镇”(不完全统计220座),从小的看各山竞造玻璃栈道(不完全统计有47个景区共57道玻璃栈道),又何尝不是低水平的复制。

笔者始终坚信一点,一个优秀的可以作为行业研究标杆的文旅作品,不一定是投入重金不惜工本建造的,但一定是独特的、充满创意的、深刻挖掘文化内涵的、内容丰富能让游客长时间逗留的。复制别家的成功,做出落后行业十几年的旅游产品,面对越来越多的同质化竞争,很难带来自身的成功。究竟要打造什么样的作品,是我们作为行业研究者、文旅项目设计者在经手每一个项目时都要去仔细认真思考的。

版权声明

© 执惠(tripvivid.com)的原创文章,版权属于执惠。如需转载请先联系执惠工作人员(WeChat: tripvivid5)申请授权,并在转载时注明作者和出处,侵权必究。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