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香港怀旧铅笔展」看中日欧洲特色文具设计 拾回成长的记忆!

自从2016年,钟燕齐在新蒲岗这个工厦单位开设「银の文房具」,他就持续不间断地举行大小展览、市集,但毕竟收藏文具已经超过20年,他要说的故事并不是这么容易就说得完。

新的展览关于铅笔。他从自己的收藏中翻出一些,再加上另外三位香港本地收藏家的藏品,就已凑合出半个世纪、来自不同文化的铅笔设计。不过所见的并不是他铅笔收藏的全部,这些只是曾经与大家紧密共存过的那一部分。

燕齐对收藏有绝对的热情,但他总是强调,他对物件没有情意结,只是对背后的生活面貌、历史有情。不然,他收集文具、玩具、旧相片,就不会总是比別人收集得更广更深,持续增加的藏品,全为了逐少逐少地拼砌出更多历史。

他现时拥有的收藏品超过10万件,甚至能以一己之力,如实地重现一间1980年代的传统文具店,长年累月的收集整理,令他每拿起一件物件,都能滔滔不绝地说出他所看见的种种独特观察。

一直被曲解的HB

这次举办铅笔展,也是基于一个有趣的观察。

大家有机会接触很好的文具,却错失了许多文具教育的机会。

他一直强调,文具是需要教育的。铅笔就是最好的例子,眼前摆放着超过4千枝铅笔,都曾经在香港出现过,却不见得大众能够轻易分辨每枝笔的特点所在。

说一个最简单又讽刺的例子。

香港的学校、家长总习惯让小朋友使用HB铅笔,认为HB就是最好,但其实一直是个误解。HB铅笔主要是作为扫描及设计用途,颜色偏浅,一般学童书写应该使用B或2B,因为这两个等级的石墨比较柔软、墨色亦较深。香港很多小朋友写字太用力,以致建立了错误的书写手势,就是因为用错了铅笔。

一件小事,说的不止是一枝铅笔如何被曲解,还有一个城市的人如何不求甚解。

有谁真正懂得一枝铅笔?

香港难以建立良好的文具教育,一部分原因在于我们没有建全的文具产业。战后是文具发展的黄金时期,香港本身缺货文具工业,便开始从欧洲、日本大量输入文具,就如钟燕齐所言,我们并不缺乏接触优质文具的机会,然而作为用家,我们却从未被灌输欣赏一件文具的正确观念。

无论是文具店也好,给你文具清单的校长也好,也很难叫他们具体说明一枝铅笔的好坏。他们只是按着sales的推介入货,但最可悲是sales本身也是一知半解。

买错一枝铅笔事小,燕齐在意的是更长远的事,但问题已逐渐浮现在眼前的新生代身上。

现在走进文具店,铅笔的货架已被压缩到很小,伴随的是传统文具店一间接一间倒闭。

即使步入电脑年代,全世界的文具销量还是一直上升,唯独是香港跌得很厉害。

当电脑可以更快更准确地完成工作,效率至上的香港总是比人先走一步,淘汰文具更是理所当然的了。但燕齐绝不同意。

要分清楚,电脑是方便,但要追求质量,我们始终要回到实体世界。

最基本的原因是,人有五观六感,人需要实际的经验去建构自己。

书写是一个思考过程,将脑内抽像的想法具体地呈现出来。当笔尖接触纸面,每笔每划其实都是在整理和深化思考概念,打字的速度太快,人却来不及思考,记忆也就不深。

更甚是用电脑书写可以随意delete,错了可以轻易地重头再来。

即使是铅笔,擦掉了都有痕迹,但电脑没有。错了就重来,令小朋友将对错看得太轻,做事不慬慎,久而久之,人的质素也会下降。

文具与人,原来还有这么一种共荣共生的关系存在。

燕齐生于截然不同的70年代,成长于木屋区,年轻时就开始在自己仅有的碌架床位开始储物。他回想小时候物质匮乏,

很多时会执同学用剩的铅笔,又会用报纸来驳长枝笔。

他从一枝笔身上学会珍惜,也学会将事物看得更深更远。

现时在燕齐眼中,文具对于一个城市来说,是一种重要的文化资产。拿起一枝铅笔,他会看到当时的学习条件、书写质素、背后的消费文化与社会环境,还有许多有血有肉的故事。今次的展览中摆放的铅笔,他按照日本、中国、欧洲从中分类,其中又按年份、功能、设计风格仔细划分,让人从铅笔探看香港的历史面貌。

那些一同成长过的……

他的藏品大多非常完整,大部分都保留原有包装,甚至还有价钱牌,反映当年的物价水平。单从包装,就能找到许多历史线索。

战前的铅笔是用绳扎的,到了二战之后才出现铁盒、胶盒包装,如果包装上有电脑条码,那就已经是1980年代以后的产物。

他说:

看日本文具,出现英文名称也是战后的事,因为工业革命之后,大量商品需要设计,设计就会用到文具,所以铅笔的出口量大幅增加,令日本文具走进国际市场。为了外销,有些品牌甚至会将英文名称放在日文前面。

要说铅笔设计最百花齐放的年代,燕齐认为是1970年中至1990年代之间。那段时间正正是日资百货最兴旺的时期。

欧洲文具实用不花巧,相比起来日本文具却是千变万化。日资百货最先将许多独特的日本文具引入香港,随着1970年代电视普及,动漫走进文具设计,甚至结合了明星偶像,还有一些更精致化的文具套装,烟仔笔、香味笔,甚至有温度的铅笔,多有趣的设计都能找到。

如今看来,是这些有趣的铅笔,制造了许多孩子的学习经历与童年回忆,所以珍贵。

燕齐计算过,这次展览的铅笔总长度已超越全中国最高的建筑物苏州中南中心,总算写下了一个创举。但燕齐看着收藏,还看到一份责任。

我希望这些铅笔还可以被更多人看见,成为启发下一代的工具。

仅是展览并不足够,事实上,他最近正在设计一个文具设计课程,打算在学校推行,提供更实在的「文具教育」。课程始点正正是他一直强调的历史。

我总说,没有历史就没有根;没有身分,从何谈设计?做设计师不止是做产品设计,还要有更宏观的视野,所以他们先要明白历史,看不同年代的人如何思索文具与生活的关系,再寻找自己的设计方向。

其实收藏的意义,也是如此。

欧洲铅笔

先要说,铅笔历史正是起源于欧洲。欧洲人于16世纪发明了石墨,随后因为德国工业革命,推进了木材的应用,第一枝铅笔首先在德国面世,自此德国铅笔也一直佔著领先地位。

欧洲的铅笔以高质量见称,以欧洲木材制作笔身,因此使用起来会较硬身、不易断,亦不断受潮。据知早期的日本铅笔也是主要以进口的欧洲木材制作,所以质量亦不相上下。

欧洲的铅笔强调其卓越功能性,自信无需依靠花巧包装作招徕,所以设计倾向沉实,包装亦简约。一直以来欧洲铅笔都集中在功能的研发上,例如将石墨细分出不同深浅、讲究木材的应用等,因而深受专业用家追捧。

在香港盛行的欧洲牌子包括Faber Castell、Staedtler、Venus(早年被收购),尤其是从事设计的人的「御用笔」。

日本铅笔

相比欧洲品牌,日本虽然起步较迟,却也动辄超诏百年历史,多年来建立了非常完善的分类系统,单是铅笔,在二战前已仔细划分出学童、成人,以及工业设计所用的铅笔设计。

日本铅笔特別以设计精美见称,在工业革命之后更加明显。战前日本主要跟随欧洲大方向,无论在包装及功能上都较为统一,其中一大特色是以绳子及纸张来包装铅笔。但有部分品牌已开始出现「包装」概念,会以欧洲风格的插图及女性图画来设计包装,开展了女性化的文具市场。其中高桥真琴推出的「Bling Bling少女」系列极具代表性,热潮一直延续至战后时代。

随着1950、60年代日本发展玩具及漫画产业,日本的铅笔设计开始被卡通人物主导;1970年代出现了Sanrio,随即电视开始普及,更将动漫、明星偶像等元素融入文具设计,令简简单单的一枝铅笔亦成为一种潮流单品。有趣是,日本亦同时很崇尚西方漫画,所以倒过来能够在日本找到最多迪士尼人物的文具设计。

值得一提的是,也是日本最先将玩具及精品概念融入铅笔设计,在1970年代的日资百货公司,已看到附有玩具笔头及透明笔盒的铅笔组合,当铅笔用完,这些配件还可以继续发挥用途,是为一大吸引之处。

中国铅笔

中国的铅笔生产一直是国家产业,所以设计包装必然富有浓厚的中国特色。初始的铅笔设计也是「参考」欧洲,所以用色也是以「红黑」、「黄黑」等欧洲常见的组合为主。后来中国的铅笔也开始加入漫画风格,角色却是来自中国的神话故事,或强调中国以农立国的历史等,亦是一种思想教育工具。

战后全球对铅笔的需求大增,中国开始外销铅笔,包装上亦会找到英文名称。其中1960年代因为中美建交,中国推出「Friendship友爱牌」铅笔,官员会以铅笔草拟重要文案,亦会用铅笔作为一种外交手信,直至1980年代友爱牌才正式停产。

中国铅笔因为廉价,也轻易打入了香港市场,早年在国货公司除了中华牌,还可以找到天坛、熊猫、燕子、青年等铅笔品牌。

在不同年代,铅笔如何链接人们的生活?

二次大战前

战前香港曾经出现过铅笔厂,但能够翻查的资料不多,之后香港再没有出产铅笔。而早在战前香港已有办馆出售日本铅笔,主要是提供学校及工业所需。

1950-1960年代

战后各种工业急速发展,要设计商品就自然会使用到铅笔,因此对铅笔的需求急剧增加。讲究细致精准的重工业一般会使用较高质量的欧洲铅笔,而时装、制衣等轻工业则会选择较粗糙但廉价的中国制铅笔。

1970-1980年代

香港踏入创意产业年代,设计、广告工业起飞,由职业所需带动,欧洲铅笔又回到重要位置。另一方面,因为日资百货进入香港,出现了更多精致化的日本铅笔,学童及少年族群成为主要的消费对象。

1990年代以后

电脑开始普及,连带使用文具的习惯亦大幅改变。日常生活及产品设计都越来越少用到铅笔,学校亦开始推行电子教学,现在走进文具店,铅笔货架的光景说明一切。

作为策展人亦是文具收藏家,最后请问你应该如何挑选一枝合适的铅笔?

铅笔毕竟是一种实用性的工具,最基本是要发挥到实际功能。过去有些铅笔设计十分有趣,却完全无法使用,好像日本推出过香水铅笔,有香味,但非常幼,根本连握都握不住,完全无法写字!只能当成是一件玩具去看。

其实由很早期开始,欧洲已订下了铅笔设计的国际标,例如按照人体手掌的大小去计量一枝铅笔最适合的长度,成人用的标铅笔长18cm,小朋友用的是17.5cm,以减轻小朋友握笔时手部承受的压力。配合手写动作,最佳的铅笔形状应该是三角形或六角形。

最后我不建议挑选有擦胶头的铅笔,一来因为那小小的擦胶永远不敷应用,而且质量往往亦太差,所以你看大部分欧洲铅笔都是没有擦胶头的,还是另备一块擦胶更实际!

「银の文房具」怀旧铅笔展览

日期:7月10日至8月4日

地址:新蒲岗永济工业大厦B座1B室

--END--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