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欧洲情调之旅》:情归巴黎(下)

这是2002年我出版的《欧洲情调之旅》一书中的章节。忙碌并不是感情淡泊的理由,人们以此掩盖对生命坐标的迷失,精神的贫瘠是最大的荒芜。去巴黎,梳理自己的情感,回归自己的本我。

三百六十度的环顾,巴黎的夜景在恬静中挥洒着灿烂的气质,像法国香水一样沁人心脾。玻璃窗渐渐模糊了,好像睡眼似的惺忪、迷朦,下雨了。爱水的我却异常兴奋起来,抓住爱人的手跨上了铁塔的露天顶层。

狂风封锁了出口,在外面的人也纷纷往里逃,我们挣扎着挤了出去,风迎面推搡了一把,又一下子扼住了喉咙,这是巅峰的感觉,像一年前在夏威夷的山口,在风中颤抖,耳边是风的恫吓,魂魄出窍,呼吸停滞。

我一手抱着她,一手抓住护栏,此时灯光所到之处一片飞蝗。大风把雨线吹得七零八落,仿佛有力的大手随意抓过一挂雨的珠帘,揉得粉碎,然后抛下无数碎屑。两个瑟缩但仍旧前行的身影合成了相互支撑的“人”字,这才是完整的人生。

一夜风雨之后,第二天,巴黎露出了妩媚的晴朗。荡舟塞纳河的梦想终于实现了。我们望着远去的码头上的团友,不禁相互一笑,跌宕的心情随着塞纳河柔和的波浪慢慢平静下来。游船上用六国语言讲述行程中的故事,其中还有中文,尽管吐字过于刻板,但还是很亲切的。

迎面是法俄大桥,这座独拱桥装潢华美,绶带花边十分考究,桥两侧的四根金顶方柱镇守两岸,气派非凡,据说是历史上为法国和俄国休戚与共而建。宿敌修好是个政治幌子而已,这“纽带”背后不过是战火、屠戮和尔虞我诈。

大桥的南岸就是荣军院,里面安放着拿破仑的灵柩,这位战神的塑像正对着法俄大桥,仿佛在冥思着自己的那句名言:“没有永恒的敌人,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愈加感慨,唯有爱才最值得珍重,珍惜现在,憧憬未来。

塞纳河给巴黎平添了不少灵秀,一座八百多年的古城还是那样生机勃勃。享受着时断时续的阳光,船经过了卢浮宫和奥赛博物馆。

作为皇宫,卢浮宫政治中心的地位早在路易十四时期就已经让位于凡尔赛宫了。而谈到艺术,这里却是世界古代艺术的宝库,从远古的埃及到文艺复兴的意大利,很多珍宝、名画被囊括其中。当年法兰西等列强的扩张曾毁灭了无数文明,但也保存了无数文明的遗迹——侵略者同时也是保护者,人类总是自我创伤,然后再自我抚慰,兴亡周而复始。

爱神断臂的缺憾正是人生和情感的写照——爱孕育在波折和磨难中,残破可能是美的延续。

卢浮宫对面的奥赛博物馆是近现代艺术的长廊,火车站改造的展厅里回响着罗丹与情人的私语,漂浮着梵高默默的叹息。

大师是什么?雕塑的斧凿、绘画的颜料、蓬乱的胡须、烟熏的手指,而这些表象的背后是持久的爱与真诚。因此,成为大师并不是非分之想,尤其是在艺术的巴黎。

游船接近了圣母院。说不清是先有雨果还是先有巴黎圣母院,在一般人的眼里,雨果那部同名的传世巨著倒成了世界级的导游指南。而这位人本主义作家传递的还是对真善美的阐释和追逐,教堂本身的壮观反倒微不足道,这里是爱的纪念堂,就像拉雪茨公墓是激情的盛殿一样。

忙碌并不是感情淡泊的理由,人们以此掩盖对生命坐标的迷失,精神的贫瘠是最大的荒芜。去巴黎,梳理自己的情感,回归自己的本我。

推荐文章:

纳粹军礼、日本军服与《鬼子来了》

《欧洲情调之旅》:情归巴黎(上)

《我不是潘金莲》:坚硬的“夹生饭”

留学英国旅途攻略:乘机、入境、转机全纪录

作者简介:赵刚(Andrew)

英国格拉斯哥大学MBA;国际教育知名专家,现任英国诺森比亚大学中国区首席代表;十几年来一直从事中英教育交流、文化传播工作,著有《到英国去》、《欧洲情调之旅》;资深自媒体人,获评搜狐“2016年度留学类自媒体人”,同时得到腾讯教育、新浪教育、教育频道的关注和支持。

责任编辑: